免费注册 - 登录 - 会员作品 加入收藏

搜索
栏目广告位

美艺

当前位置:大美内蒙古 > 美艺 > 书画名家 > 唐雪梅的山水画

唐雪梅的山水画

发布时间:2016-08-22 浏览次数:13905次 字体大小 【  】 关闭
来源:大美内蒙古 
0人参加
0评价

 

  

唐雪梅

  广西桂林人,毕业于广西师范大学,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桂林中国画艺术研究协会副秘书长,桂林市临桂区美术家协会理事。2015年4月-2016年1月就读于第四届西部少数民族青年美术家创作高级研修班。

  展览与获奖:

  2015作品《侗寨风雅-6》入选泰山之尊全国中国画·油画作品展。(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)

  2015作品《侗寨暮春图》入选首届八大山人全国山水画展。(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)

  2015作品《春晚绿野秀》入选中国梦·黄山魂全国山水画作品展。(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)

  2014作品《侗乡暮韵图》参加“塞上明珠•美丽宁夏”第八届中国西部大地情中国画、油画作品展获优秀奖。(中国美协主办)

  2014作品《侗寨融春图》参加全国第四届中国画线描艺术展获优秀奖。(中国美协主办)

  2014年作品《和谐家园》入选第八届民族百花奖——全国中国画作品展。(中国美协主办)

  2014年作品《侗寨风雅系列•3》入选2014“万年浦江”全国中国画作品展。 (中国美协主办)

  2013作品《水曲山偎数人家》入选2013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。(中国美协主办)

  2012作品《烟江远壑》入选2012吴冠中艺术馆开馆暨全国中国画作品展。(中国美协主办)

  2012作品《秋在白云黄叶中》入选“画说武当”全国中国画展。(中国美协主办)

  2012作品《江云初散水风凉》入选全国第三届中国画线描艺术展。(中国美协主办)

  


  《云自无心水自闲》,纸本水墨,34x137cm,2016。

  读唐雪梅的山水画

  徐美玲

  在中国传统的山水画中,房屋等人事,常为山水点景之物,用以暗示山水的可游可居,而非荒山野水,因此着墨不多,重在达意,在画面布局上,所占比例格外微小。但随着明清时期庭院山水的勃兴,世俗生活逐渐成为山水描绘的重要对象。因而,山水画中的房屋、围墙、桥梁等人事,在画中所占的比例逐渐扩大,甚至成为画中主角。

  


  《侗寨融春图》,纸本水墨,97x270cm,2014。

  或受明清画事影响,唐雪梅的山水画呈现出一种独特的叙述视角。这种叙述视角,集中表现在其“简于山石,繁于人事”的山水图式之中。在唐雪梅的《侗寨融春图》《侗寨初秋图2》《侗寨风雅.8》等山水画作中,原为山水画之主体的山石成为点缀性的存在;而房屋等事物,成为叙述的主体。唐雪梅以极简的点线写山石轮廓,却以精细的笔墨写侗寨木质结构的房屋、庭院器具等。其画中的山石、树木、人事,呈现出逐级强化的繁简对比节奏。

  


  《侗寨初秋图2》,纸本水墨, 68x68cm,2014。

  在简于山石与繁于人事的对比中,其画作一定程度上,传达出依山而居的侗寨人们的生活空间,暗示着侗寨人们独特的自然观照和宇宙意识。其笔下的极简山石,既规定着人事建设的走势,也成为一种集中的力量,引导读画者以集中的心力,观照画中人事,引起真切审美同情。而居于极简与极繁对比中间的,则是树木对山水节奏的把控。树木因此成为一种过渡,一种连接,丰富山水画面,也作为对自然事物生命的一种诠释,与人的生命活动,形成呼应,传达人与自然相生相长的寓意。此外,繁复的人事表现,既是活力生活的暗示,也成为人之存在的有力证明。当山水的居住性得到强调的时候,另一种山水审美理想也会生成。

  


  《侗寨风雅.8》,纸本水墨,110x330cm,2015。

  此外,唐雪梅山水画的独特叙述视角也表现在其木栈式房屋的构成方面。唐雪梅山水画中有关人事的器物,大多以垂直、水平等结构、线条、块面构成,形式上略有构成主义的味道,但也与中国传统的艺术精神呼应。仿佛一桌一椅,一木一瓦,自有朴居之意,自有自得之情。

  


  《侗寨风雅.8》(局部),纸本水墨,110x330cm,2015。

  在这些作品中,唐雪梅对画中人事的强调,既有现代速写写生的意味,得现场写生的细节与精彩,但又无速写所特有的瞬时性。她借以沉静的笔墨,挽留和延续了时间,仿佛抓住了瞬时万变的自然的静止一面,从而使其山水画成为一种恒长叙述。同时,其精细的房屋描绘,得界画之结构严谨,却无界画之呆板叙述,而是于规矩中从心所欲,诠器物的人情味。

  


  《深谷幽居图》,纸本水墨,68x68cm,2014。

  唐雪梅的山水画,除了强调对人事的关注和描绘之外,也关注对传统文人山水意象的传承。如《清音幽居图》《山深云满屋》《水色清心图》《清山绿水去无声》等画作,山水蜿蜒起势,虽无巨障山水之憾人气势,但也得山水之清逸,格调淡雅。

  


  《幽谷空林》,纸本水墨,34x136cm,2016。

  


  《云深不知处》,纸本水墨,34x136cm,2016。

  《云深不知处》画作,云雾缭绕,盘旋而上的大山或隐或现。淡墨氤氲,云山简淡,取势而已。唯近景与中景的几株松树,以详实的笔墨写就,成为画面的主角,引导着山水游观者从整体山势的观照中,回归到对其山水之意的想象。云深,人不知所踪。松下空亭却虚位以待,成为一种暗示和召唤。亭,停也,暗示着游观者停驻、经过的时空;亭,空也,召唤着画内云游者或画外观画者来此空亭,以观山水,得山水之乐。更或者,几株松树既是山水游观的精神象征,象征着画家、游观人士共通的山水情怀。

  


  《清山绿水去无声》,纸本水墨,34x136cm,2016。

  


  《清音幽居图》,纸本水墨,34x136cm,2016。

  唐雪梅的山水画创作,不论是强调对人事的描绘,还是对山水本身意象的传承,均不画人物。从纯符号性的角度而言,其所画山水,可谓是无人“空山”,无人“空房”。但细读其山水画作,依旧能够从其“空山”“空房”中,感受到山水的可游可居之纯真人情味。其中生意,既可以通过屋宇、庭院器物、亭桥等人事的详实描绘得以传达,也可以在画家笔墨的着力处(或树、或云等)得以感知。如此观之,其笔下山水,虽人迹不见,却自在其中。

  


  《水色清心图》,纸本水墨,34x136cm,2016。

  初读唐雪梅的山水画,其山水,如温声细语,入人微理,纯真感人。其中,正是其静谧、返璞、归真的自在生活。



标 题:唐雪梅的山水画

提交表情 看不清,点我

0人参与
/
0条评论

最热评论

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