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注册 - 登录 - 会员作品 加入收藏

搜索
栏目广告位

美影

当前位置:大美内蒙古 > 美影 > 摄影作品 > 郎立兴:钟情冰雪摄影30年,用镜头留住冰雪世界的美丽

郎立兴:钟情冰雪摄影30年,用镜头留住冰雪世界的美丽

|
| 10862
2018-05-23 来源:中国网 

  

      郎立兴是中国摄影界独树一帜的摄影家,30多年来钟情冰雪摄影,为我们展示了一片洁白静默、冰雪天地里的生命律动;他是视觉艺术的大师,他用冰雪摄影作品观照灵魂与内心,给我们带来审美的震撼和心灵的升华;他的成就不仅仅在于摄影,更在于他对于自然地关注和对于环境变化的焦灼,留住冰雪世界的美丽,让其成为永恒,是他的责任和初心。

  他的冰雪摄影作品被认为是最经典的外宣制品,常成为有关部门的外宣赠品,在国内外外交场合展示。

  专访郎立兴

  Q:郎老师您还记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相机的么?

  A:大概是1966年左右吧,我在学校参加宣传队的活动,摸到了相机,很喜欢,从那时慢慢开始接触摄影。后来到1984年的时候,才有了自己的第一台相机。迄今为止与相机也有近50年的缘分了。

  

  

  Q:我看到您的作品有胶卷拍的,也有数码相机拍的,如果将胶片和数码相机放在一起,您更喜欢使用哪一种呢?

  A:虽然胶卷相机相对于数码相机要麻烦一些,但是我自己还是更喜欢胶卷,尤其是颗粒感是数码相机无法比拟的。也许是怀旧吧?数码相机看似简单,其实也挺麻烦,胶卷(相机)就不同,(它操作步骤少,)用的时间久了,心里有数,更习惯。

  可以说数码和胶片各有优点,现在是尽量发挥各自优点。但话说回来,不管你用哪一类相机,思想及情感表达是最有价值的,摄影器材只是表达工具而已。

  

  

  Q:在中国,您可以说是冰雪摄影领域的一面旗帜,当初您为什么选择冰雪这一主题进行拍摄创作的呢?

  A:旗帜?不敢当。

  为什么会选择冰雪主题,这里有两方面的原因:一是我出生在满洲里,家乡就是冰雪世界,从小对冰雪就有着一份特殊感情;再一个原因就是我喜欢冰雪的洁白晶莹,喜欢冬天给人们带来的安宁和惊喜,看似无声的冰雪世界,其实有着非常丰富的变化和内涵。在冰雪世界里,能得到心灵的净化,尤其是在拍摄冰雪之时,冰天雪地中,一个人,无我,忘我,心很静。我喜欢这种脱离了杂事烦扰的安静状态。

  

  

  Q:冰雪无形,郎老师却能将它们拍出特有的质感,我相信这并不是一朝一夕练就的能力。那么您在冰雪摄影过程中都经历了怎样的过程呢?

  A:我拍冰雪经历了三个阶段。

  冰雪没形没影,很难拍。我从1984年开始的十年冰雪拍摄,并没有进入境界,直到1994年的冬天,一个偶然的原因,我帮同行的摄影师找镜头盖儿,暮然回首发现远处山崖边缘被风吹动的雪,有型有色,又是动起来的,于是抓紧时间拍了张照片。那一瞬间突然发现冰雪中有那么多生动的东西。

  从那时起,发现自己从表象真正地走入了冰雪的世界。

  

  

  近十年我开始从更宏观的角度、从地球的环保问题开始关注冰雪。我意识到冰雪在融化,我开始将冰雪的融化和人类的生活、地球的全球变暖、全球的环境恶化联系在一起。

  所以到了今天,我更关心如何利用镜头的美,让大家关注冰雪,同时也告诉观众,冰雪在融化,地球在变暖,人类在面临危机。

  2011年在中国美术馆办个展时,媒体问我有什么愿望,我就谈到了有生之年去一趟南、北极,去看一看地球上最大的两块冰雪。

  

  

  Q:郎老师我知道您出过彩色影集也出了黑白影集。你的作品集《冰光雪影》,是纯黑白作品,人说“彩色摄影是叙事的,而黑白摄影则是联想性的”,您是不是更偏重与黑白色系?

  A:我的纯黑白色彩的摄影集《冰光雪影》,由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席王瑶女士给我写序,她说我的冰雪作品起步于情趣,得益于思考,在创作作品的同时也树立了属于自己的艺术品格。利用移情的手法,将冰雪和人类生存联系在一起,引发更多人关注气候变化的大命题。这的确是我想通过我的作品想反映的命题。

  我觉得,黑白色彩能够更纯粹更严肃的反映一些深层次的思考及其探索。大概,这也是我偏好黑白色彩的原因吧。

  

  

  Q:在冰雪拍摄过程中,您遇到过哪些危险,可以说说最让自己记忆深刻的一次么?

  A:2004年的冬天,我去中国冷极——根河拍片子。那时候我拿着胶片机,镜头是定焦的,为了抓细节,我一直向前,向前靠近被摄体,就在我兴奋地按动快门的时候,冰面突然坍塌,我四仰八叉地落入冰水中,一条腿探到了河底,另一只脚还在冰面上担着,两只手举着相机,零下五十五度的气温,一整条大腿和整个臀部都落入冰冷的河水里……

  当时和我一起去的同伴们看见我掉进去了,赶紧跑过来,我就把手里架着相机的三脚架递给了他们。自己一只手拿着相机,另一侧胳膊紧紧抓着三脚架,就怕相机掉进水里,他们小心翼翼把我给从冰冷的河水里拽了出去。

  那次事件到现在都忘不了,好在水不算深。

  现在想起来,要是他们当时能把我的窘态拍个照片,再把我拉出来就更有意思了!(哈哈大笑)

  就这样,我依然兴致盎然,回到车里简单整理了一下,又出来拍了二十多分钟。

  

  

  Q:那么冷的天,浑身湿冷又坚持了二十多分钟?一定冻伤了吧!

  A:冻伤?这种事儿南方人觉得很严重,但是对我来说手指头冻伤,脸冻伤很正常,用雪揉一揉就可以。

  不过那天虽然人没有冻坏,但是鞋不行了,后来还是朋友给买了双新鞋(笑)。

  

  

  Q:掉进冰水里的时候您心里是怎么想的,害怕么?

  A:害怕也说不上,在摄影的过程中遇到一些意外情况也是常事。尤其是选择了冰雪摄影,那就得挨冻受冷,能拍出好的作品,即使付出代价也是值得的。我们这些搞摄影的人,都是很乐观很能吃苦的。

  Q:那我换个角度问:您后怕么?

  A:后怕一定是有的,人要说一点也不恐惧,也不正常。

  在阿尔山不冻河,那个地方的水就很深,我连续十七年每年都去几次。那时候冬天雪大,地形特殊,冬天地面被雪蒙上了,你不知道脚下是什么地形。冰壳,冰窟窿,崴脚,扭腰都是常事。有时候一脚下去到腿根,有时候都到了胸口。

  还有四月份的时候江水初融,形成空壳,钻到冰下面去拍照,谁知道它(冰壳)塌不塌啊!

  

  

  Q:拍冰雪一共去过多少地方?

  A:往大了说,地球的三极(南极、北极、喜马拉雅山)都去过。具体点说,安第斯山、智利、秘鲁、阿根廷、瑞士、法国、奥地利、丹麦、芬兰、冰岛、俄罗斯、蒙古等国家,中国北方有冰雪的大多数地点都留下过我的脚印。这么说吧,不论去哪里,我是相机不离身,随走随拍——这是一个职业摄影师的基本素质呀。

  

  

  Q:郎老师如此热衷于冰雪摄影,但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总会顾此失彼,您对家庭的关注很少吧?

  A:这个问题(此处说话略有断续,或是内心已起波澜)……那是必然的……那肯定是的了。

  严格说,背后有个好老伴……我的在摄影方面取得的成绩离不开她对我的理解和支持。实际上,作为摄影师也好,作为男人也好,无论从事任何事业,你肯定离不开一个好的家庭帮助,家是你最坚强的后盾。

  

  

  Q:也就是说您的选择更偏向于事业?

  A:走到今天也肯定是这样的。很多人都知道我拍冰雪,初始出于爱好,后来就是出于责任了。我们生活在大千世界里,自然界就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园,如果家园被毁了,我们如何生存?所以,我要把环保的意识化解在在我的摄影作品里,这是我后期非常注重的主题,让更多的人通过我的作品,看到生命的价值,生存的尊严,以及环保的危机。有人说,我的摄影作品,现在已经上升到一个哲学层面了,这正是我努力的方向。

  在这个社会上,总有那么一些人,为了一些理想也好信仰也好默默的做一些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事,也谈不上什么伟大光荣,反正你就成了这伙人中的一员,既然认准了,那就尽量去做对人类有意义的事吧。

  Q:你的子女会不会不理解你,甚至是恨你?

  A:抱怨的情绪还是有的,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,他们也能慢慢理解……现在他们娶妻生子养家糊口,经过生活的磨练,他们也能慢慢理解当年我的选择。现在我的小孙子偶尔还拿着相机偶尔比划两下,我也是很高兴的,毕竟这是后继有人,接上班了。

  

  

  Q:对于子女的生活选择,你会怎么看待和引导?

  A:我是很尊重他们的,对于婚姻、事业什么的,我尊重他们的选择。老话说,儿孙自有儿孙福,我相信这一点。我的孩子们都很努力,他们会比我们强。

  Q:最后,郎老师给自己人生选个颜色吧——不许选择白色

  A:那就选绿色!在我生活的地方,世界只有两个颜色,冬天是白色,夏天是绿色,你不让我选白色,我也只能选择绿色了(大笑)。绿色是希望之色,是欣欣向荣之色,希望我们的家园,白色更白,绿色更绿。

  

  

  采访外的闲言杂语

  冰雪的白一直都是纯洁的象征,你看现在世界这么喧闹,人们为了利益、权利,尔虞我诈,回到冰雪中,在白色中,对人的心灵是巨大的洗涤和安慰。

  如果说人死亡的时候是万念俱灭,那么我回到冰雪中就是这样的感受,就是对生命最根本的理解。抛弃一切的纷争忧扰。

  冰天雪地中,一个人,无我,拍摄结束后能够心静很多天,一点烦恼都没有。

  我摄影创作的时候更喜欢一个人,不组团,没功利心,只是单纯的为了摄影而远行。

  摄影不是群居的活动,不是大妈的广场舞。

  

  

  当然有些活动也是会参加的,但是这种时候我不是为了摄影,而是为了摄影活动,为了摄影背后的重要意义。

  摄影要自己,真正的自己去琢磨观察,要心平气和的去(创作)。喝着小酒,兴高采烈地,这种是搞不了创作的。

  冰雪时分,白色将这个地球都覆盖了,谁都一样,最公平。

  天马行空才是艺术的魅力,不行空就纪实了。

  郎立兴简介

  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

  中国人像摄影学会副主席

  内蒙古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

  内蒙古人像摄影学会会长

  

  1966年投身摄影艺术,擅长人像和风光摄影,历年来有数百幅作品在“人民画报”、“人民日报”、“中国摄影报”等几十家杂志报刊发表

  作品多次在国家和自治区摄影比赛中获奖,曾在中国美术馆、蒙古国家美术馆、奥地利维也纳莫雅宫、首届广州市长艺术博览会、北京民族文化宫和上海世博会等地展出,并有多幅作品被收藏

  曾主编“绿色净土”、“呼伦贝尔”等多部摄影画册。让人称道的是最近二十多年来迎风雪、冒酷寒,进行冰雪摄影开拓创新的实践,并于2009出版专题画册《冰光与雪影》,在欣赏和品味冰雪摄影艺术带来的震撼之际,更加引起人们对环境变化的深切关注和思考

  2011年10月,中国国家美术馆,《冰光雪影——郎立兴摄影展》

  2011年出版黑白版《冰光与雪影》

  2016年12月,连州国际摄影展



标 题:郎立兴:钟情冰雪摄影30年,用镜头留住冰雪世界的美丽

提交表情 看不清,点我

0人参与
/
0条评论

最热评论

查看更多